你的位置: 首页 > 悬疑惊悚 > 惊悚游戏我带国家当神豪袁方霆徐行
惊悚游戏我带国家当神豪袁方霆徐行全文免费试读

惊悚游戏我带国家当神豪袁方霆徐行

主角:袁方霆 徐行

前世惊悚游戏降临,定期抽取地球人参与恐怖游戏。 在游戏中,冥钞是货币,可以兑换各种道具。 可要么在游戏降临前烧冥钞给自己,要么在恐怖游戏中面临诡怪,才能获得货币。 我在一场游戏中痛苦死去,一睁眼回到了游戏降临前。 重生后,我将惊悚游戏上报国家,举一国之力,拼命烧冥钞! 别的国家还在嘲笑,可到游戏降临后,他们笑不出来了。

...
点击:3006千次 状态:连载中 来源:夜猫小说 时间:2024-05-14 16:14:20
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 推荐本书 微信阅读全文

微信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惊悚游戏我带国家当神豪袁方霆徐行微信阅读

/static/sumu.jpg

《惊悚游戏我带国家当神豪袁方霆徐行》精彩预读

深夜。

同诚路。

刘东强的“殡葬一条龙”还灯火通明。

今天,他走了个天大的狗屎运。

有人在他这里买了三十万钱纸!

虽然他不卖钱纸,但,那可是三十万啊!

他当即就应下来了,连夜给道上的兄弟们打电话,凑了大半宿,终于是将三万多沓钱纸给凑齐。

也算是费老劲了。

但效果也是相当斐然。

三十万的业务一拿到手,家庭弟位瞬间上升成家庭帝位,原本冷着个脸的老婆现在可是贴心准备了宵夜送来。

那眼波盈盈的模样看得小刘瞬间激动起来,当即就要在这殡葬店里办一场法事。

桌面清空,人已上坐,小刘也已经解放出来,正准备噼啪作响的时候,殡葬店的门却是突然敲响。

“铛铛!”

“铛铛!”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得老刘浑身冒汗,吓得小刘萎靡不振,一场激烈的法事就此惨淡终结。

两人骂骂咧咧,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收拾一番,然后过来打开店门。

“谁呀,这么晚了还来敲门?!怪吓人的!”刘东强假装自己刚刚睡醒,打开门时候不断在碎碎念。

但是看到门外来人的时候,他识趣地闭上嘴巴。

脑海里还不断回想自己这四十年,以及祖上三代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门外站着四个男人。

看起来都很年轻,但四个人都身形很直,看起来有种很奇特的气质。

军人!

刘东强的大脑在看到四个人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词。

但军人大半夜地来他这殡葬店干什么?

“你好,是刘东强老板吗?”

站在最前面的年轻小哥最先开口。

“我是。”刘东强忐忑回答。

小哥继续问道:“今天是不是有人向你采购了三十万的钱纸?”

“对,是有这么件事。”刘东强惊疑地看了四个人一眼,心中疯狂猜测,可怎么也想不明白。

他是卖冥钞的,又不是卖假钞的,没犯法啊!

难道就因为他卖了三十万,就派军人来抓他?

不至于吧!

为首的小哥听到他的回答后,回头跟其他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证件递在刘老板的面前。

“我们是国家军研处的,有些事需要你配合一下。”

站着漆黑的夜里,刘东强根本看不清证件长啥样,但这种形式,就让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电视剧中的经典谍战场面,不由有些结巴:“啊?配合?要我怎么配合?”

“不用紧张,正常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去收钱纸,装车,然后运到指定地点,你就当我们是你请来帮忙的小工就行。”小哥宽慰道,然后做了下自我介绍,“对了,我叫王侗军,那位是高姚,这位是宋明华,他是方局。”

莫名其妙被人找上来要帮忙,刘东强根本就一点也不想要,但拒绝的话堵在嘴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扭捏带着四个人去兄弟家拿钱纸。

但很快,刘东强就感受到了王侗军所说的“帮忙”的含金量。

首先是运输车辆,刘老板先是搞了个小皮卡,可王侗军转眼就给他找来了一辆四人座的大货车。

“嗨,人多了点,小皮卡装不下。”

对方这么解释道,刘东强根本不敢说话。

然后,原本是他一个人哼哧哼哧搬大半天的钱纸,在四个人的帮助下,两个小时就搞定了。

四个人甚至还贴心地,将钱纸整整齐齐地码在大货车里——边边角角都不给翘起来地整齐。

刘东强看着四人忙来忙去,乐得轻松,只是心里忍不住犯嘀咕:

“这买三十万钱纸的人,到底犯了什么事?以至于这帮军人都费尽心思地想要接近他?”

刘老板好奇心很痒,没忍住偷偷问了王侗军一句,可没想到,原本笑呵呵的王侗军,此时却是冷冷地看着他:

“不该问的别问!再问枪毙!”

给小刘都吓哭了。

“记住了啊,我们是你请的小工,为的是帮衬转业军人。”王侗军强调道,“千万别说漏嘴了!”

“是!是!”刘东强赶紧点头答应。

而王侗军这边,则在叮嘱完刘老板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指挥大厅打了通电话汇报情况。

“你们做得很好。”眯了一会又爬起来继续掌控局面的袁方霆,对王侗军点头说道,“你们的任务是就近接触、保护徐行,暂时不要暴露身份,以免引起他的抵触和反抗。”

“放心吧,少将。”王侗军自信地回应道,“论伪装假扮,我们可是专业的!”

“拉货的卡车,我们已经处理过了,驾驶证行驶证一应俱全。”

“刘老板那边,也反复交代过,不会出什么问题。”

“就连我们自己,也都搬钱纸染上灰尘,看起来更像是帮工。”

“保管没人能看出来有什么不妥!”

袁方霆对王侗军的话半信半疑。

这种伪装说没有破绽肯定不对,毕竟他们身上的气质还是很明显的。

但没办法,时间就这么短,能做的伪装就这么多,只要徐行看不出来什么问题就可以。

“好,继续下一步行动。”

王侗军领命,回身找到刘老板,让他打电话给徐行,表示一切都已经准备好,可以出发了。

此时天色刚蒙蒙亮,徐行还在睡觉,电话响了许久才接起来。

得到准备就绪的消息后也不再耽搁,直接收拾东西就奔殡葬店而来。

在昨天,他就跟刘老板说好了,今天徐行自己跟车一起回老家。

既送货指路,又省了趟回家的班车钱,美滋滋。

清晨7点40左右,徐行来到了殡葬店,一眼就看到停在外面的大货车。

“搞这么大家伙?”徐行见到刘老板,略有疑惑。

刘老板无言苦笑,但看着驾驶座上的王侗军,硬着头皮解释道:“货物多,大点才能运。”

“还找了两个帮工,都是专业军人,主打一个靠谱。”

来的四个军人,有两个没有跟他们一起,而是自己开车跟在后面。

“噢?两个帮工?”徐行爬上前排副驾,看了眼驾驶位和后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刘老板背景这么大?!能找到军研所的现役军官当帮工啊。”

徐行的声音很平淡,刘东强却是如同听到了惊雷一般,炸得他膝盖一软,差点扑通跪了下去。

哥!真不是我要撒谎,我是被逼的啊!

驾驶座上,王侗军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原本傻笑的脸上冷汗流了下来。

卧槽?暴露了?!怎么暴露的?!

他深吸口气,强装镇定,说道:“兄弟你认错人了吧,我们哥俩刚转业回来,在刘老板这搭把手混口饭吃,没听说过军什么所啊。”

“装!接着装!”徐行把安全带系好,看着这一前一后满脸冷汗的两名军人,笑道:“王侗军、高姚,你们两个给我继续装哈。”

王侗军和高姚两人浑身一震,震惊地看着徐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暴露出了军研所的军人身份就算了,竟然还直接被点名了?!!

这踏马是什么情况?!!

远程监视这里的袁方霆也是头皮发麻,徐行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两个的?

难道……

难道我们中出了内奸?!!

不,这不可能!

军研所的审查极其严格,不可能存在内奸的!

即使退一万步讲,就算存在内奸,也绝不是徐行这种普通人能够掌握的。

除非……

袁方霆的脑海中,响起了“重生者”三个字。

“又一个反差很大的地方啊。”袁方霆心中默念。

而在大货车这边,徐行揭开了两人的身份,却也并未继续说什么。

毕竟上一辈子,袁方霆带着他的人围着徐行转了一段时间,大家还是有些情谊的。

只是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罢了。

随口告诉他们老家地址以后,徐行就继续眯眼补觉。

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内心十分煎熬。

一路沉默着朝徐行老家开去。

……

徐行的老家位于锦省庆雅市庆格村。

这个村还有另外一个别名:徐家村。

村子里三分之二以上都是徐姓人家,据传是在宋时战乱年代举族搬迁而来,然后世代定居于此。

传了几百年,在此地逐渐繁衍壮大,形成了三个主要的支脉。

当然,今时已不同往日,宗族力量早就演化成小家庭关系,血脉与宗族的羁绊相对较弱。

徐行所在的家族,是第二支脉。

3月30日,是预定的祭祖扫坟、树碑立传的宗族大日子。

徐家的各家各户,早早地做起了准备,天色还未亮就在大长辈的吆喝下,起来杀猪宰羊、置办饭席。

像这种宗族大事,花销巨大,往往都是各家各户按人头凑出来。

多退少补,均分摊销,很是公平。

只是按照习俗,这祭祀用品,就得各家置备各家的。

说是随意就好,可天底下只要涉及人与人往来的事,哪有随意的呢?

祭祀的是死人,观看的却是活人。

祭祀用品的多少,在长久的习俗加持下,往往成为各家各户过得好不好的脸面所在。

徐行的母亲叫做吴秀莲,此刻正与其他人坐在街边,一边备菜准备做饭,一边盯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徐家子弟,八卦着哪家拿的祭祀用品多,哪家拿的祭祀用品少。

对她们来说,争脸面这种事早就过了,按照往常的平均拿一份出来表示表示即可,嚼舌根才是真的快乐。

“王琴家真是可怜,男的前两年被抓进去了,现在自己一个人带着两个娃,还有背一大背篓金钱宝过来。”

“这个姑娘还真挺孝敬的。”

“反倒是金生二哥,抠地哟,就提了一个小花圈就来了。”

“金生那个抠搜,你指望他能掏点钱出来,想啥呢?”

“要说出得多,还是青凤姐家那个老大,听说今天赚到点钱,这次回来祭祖,直接买了两万多的祭品带回来!看,就是那边穿西装那个。”

洗菜的众多村情情报分析员听到“两万多”的时候,纷纷惊呼了一声,然后看向出风头那人。

“看来真是赚着大钱了,真是给青凤长脸。你看青凤那模样,恨不得拉着每个人说他家好儿子买了两万的祭祀用品。”

“花两万来买冥币纸人,咋想的啊,留着买吃的穿的不好吗?”

“咋想的,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发达了,想在全村长脸啊。”

“这个脸,还真给他长到了。”

“青凤真是有个会挣钱的好儿子哟!”

众人羡慕而又酸涩地议论了一阵,然后又八卦了些其他事,闲聊间,有人看着吴秀莲,问道:“咋没看见你们家徐行?”

吴秀莲笑骂道:“开始就没跟他说今天祭祖的事,你也知道我们家那个工作一直不稳定,很难请到假,最近也在忙着相亲结婚,所以就没跟他说。”

“可没想到昨天晚上,他不知道从哪听到了消息,非要闹着今天回来。”

“早上天刚亮的时候跟我说已经出发了,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快到了吧。”

说话间,街角转过来一辆大卡车,停在了“两万块”的旁边。

“哟,那不是你们家徐行吗?”有人指着大卡车说道。

吴秀莲慌忙一看,果然看到徐行推开车门走下来。

“嘿,这就到了!”吴秀莲菜也不摘了,连忙朝大卡车跑去。

跑到近处,就听见“两万块”——呸,什么两万块,那是青凤姐家的大儿子徐布林——就听见徐布林问徐行:

“阿行啊,咋搭辆大卡车过来了?跟我说声,我过去接你啊。”

吴秀莲听到这话,心底腹诽。

有个车了不起啊?说大话也不怕晃着舌头!真要你去接,你有一百个理由推脱!

她刚想挤过去,就听见徐行的回话:

“谢谢布林哥了。这倒不是搭的车,而是买了点东西,从川城运回来的。”

咦?吴秀莲愣了一下,没听儿子说要买东西回来啊。

而且买的啥东西,需要找个十几米的大卡车运回来?

周围的人也都很是好奇,跟着就往车后走去,然后在打开门后,看到了一摞摞黄灿灿的钱纸。

“钱纸??”徐布林吸了口气,震惊地望向徐行,“你从川城买钱纸运回来?这么一大卡车,得多少钱啊?”

“不多,也就花了三十万。”徐行笑着回答道。

三十万?!!

全部用来买钱纸??

徐布林瞬间瞪大了眼睛。

周围也响起一片吸气声。

吴秀莲站在人群后,听到这句话更是双眼一黑,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娘姥爷哟!

你个瓜娃子拿三十万买钱纸回来烧?!!...


去微信阅读【惊悚游戏我带国家当神豪袁方霆徐行】更多章节...

    1. 都市小说小说

      九天中文网都市小说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都市小说小说大全,打造都市小说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小说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奇幻玄幻小说

      九天中文网奇幻玄幻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大全,打造奇幻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奇幻玄幻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军事历史小说

      九天中文网军事历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军事历史小说大全,打造军事历史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军事历史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游戏动漫小说

      九天中文网游戏动漫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游戏动漫小说大全,打造游戏动漫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游戏动漫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武侠修真小说

      九天中文网武侠修真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大全,打造武侠修真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武侠修真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悬疑惊悚小说

      九天中文网悬疑惊悚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悬疑惊悚小说大全,打造悬疑惊悚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悬疑惊悚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