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二嫁东宫,娇软太子妃是细作
二嫁东宫,娇软太子妃是细作全文免费试读

二嫁东宫,娇软太子妃是细作

主角:程婵衣

【古言甜宠?一见钟情?双洁?久别重逢】  南越太子萧凌,如玉君子,能文善武,声名响彻九州,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监国后,日日勤勉不近女色,及至弱冠之年,东宫连个美人都没有,更别说子嗣了。    崇文二十年,由天子做主,迎娶淮南世家的大小姐为妻。    太子妃温柔娇婉,妩媚乖顺,深得太子宠爱    婚后二人举案齐眉,琴瑟和鸣    直到长安有北越贼子作祟,太子带人清剿,偶然得知长安有一潜伏已久的细作。    听说这细作是北越朱衣卫左使,武功高强,杀人如麻,太子大力清查,却从未怀疑到娇柔太子妃身上。    直到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太子妃    按照朝廷律法,太子本该即刻绞杀北越细作    可彼时的太子妃已有八个月身孕,太子愿意给她一个机会,哪知没等来太子妃的痛心忏悔,等来了她的抛夫弃子。那年,太子妃设局身死后,向来沉稳持重的太子下令彻查所有潜伏在长安的敌国细作,并在次年出兵征战,收复北越。  几年后,太子带着小太孙前往江州购粮,在金陵城再次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  曾经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娇弱太子妃’,摇身一变,成了金陵城镖局的大当家……

...
点击:524千次 状态:连载中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4-06-11 18:48:07
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 推荐本书 微信阅读全文

微信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二嫁东宫,娇软太子妃是细作微信阅读

/static/sumu.jpg

《二嫁东宫,娇软太子妃是细作》精彩预读

七月十四,中元鬼节

文家送亲队伍住进汝阳驿站,驿站内外灯火通明,庭院以及门口还有壮丁把守。

夜黑风高,万籁俱寂

“有…有鬼啊!”

突如其来的高声嚎叫,打破驿站内的静谧

阴风吹过,伴随着叮呤当啷的铃铛脆响,驿站外,一列青面獠牙、衣衫褴褛的队伍,在茫茫黑夜中跳着诡异舞蹈,不断靠近驿站。

庭院内,十几名穿着红色深衣的壮汉手拿武器,严阵以待。

门外铃铛声仿佛催命符

砰——

刚紧紧关闭的大门,在飞扬的尘土中倒下

而高墙另一侧,无人注意的地方,一抹红影飞檐走壁,悄然潜入庭院。

楼内防备松懈,戴着鬼面具的程婵衣顺利来到二楼。

烛光摇曳的走廊上,一名青衫侍女急匆匆地从房内出来,“可有找到人?”

提灯侍女摇了摇头,眼含热泪:“凝玉姐姐,怎么办,大小姐会去哪儿呢?”

青衫侍女垂眸思索

“难道说……”提灯侍女怯怯地看着一片漆黑的走廊尽头,“这里真的有鬼?”

青衫侍女脊背发寒,面上还强作镇定,“别胡说八道!”

“可是阿祝他们都看到了,在门口……“

青衫侍女强行定了定心神,“若是找不到大小姐,你我都得去做鬼,还怕什么?!你再去后院找找,我去别的房间看看。”

提灯侍女吸了吸鼻子,点头应下。

两名侍女前脚离开,程婵衣后脚就从窗户翻进厢房。

屋内烛台已灭,一片幽静,月光透过小轩窗,照在那件挂在木制衣架上的喜服,凤冠与红盖头则孤零零的放在桌案上。

程婵衣小心翼翼地将整个房间搜遍,果然没发现文棠儿的身影,人会去哪儿呢?

两个月前,由崇元帝做主,定下太子萧凌与淮南郡文氏大小姐的亲事。送亲队伍从淮南郡出发,与朝廷的迎亲队伍在洛阳城汇合。

取代文棠儿,嫁入东宫潜伏,今夜便是最佳时机。

可文棠儿竟在汝阳驿站内不知所踪!

嘎吱——

就在程婵衣兀自沉思时,厢房的门被推开。

那张青面獠牙的鬼面具转头盯着门口的青衫侍女,宛若一匹在黑夜中锁定猎物的猛兽。

后者被吓到短暂失声,反应过来想逃,已为时已晚,身后的门‘砰’得一声关上。

长剑出鞘,带起一阵寒光,架在青衫侍女的脖子上。

她看着那张青面獠牙的鬼面具,战战兢兢道:“你…你想干什么?”

程婵衣不与她废话,直接抬手卸掉她的下巴,喂进一颗毒药,而后撩剑收鞘,动作行云流水。

“咳咳咳…”青衫侍女捂着脖子不断咳嗽

“这是我自制的毒药,七日之内不服解药,就会万虫噬心,肠穿肚烂而亡。”

少女眉梢轻挑,嗓音冷冽,“配合我,否则,杀了你。”

……

庭院内,青烟四起

‘百鬼’围绕着文氏送亲队伍,在幽冥般的铃铛声中乱舞,送亲队伍中已有人吓到湿了裤子。

当啷——

铃铛声骤然停止,‘百鬼’的动作也跟着铃铛声顿住。

双方僵持片刻

须臾,只听人群中一声“拿下!”

壮汉们举起武器准备与这群鬼殊死搏斗

“等等!!”

百鬼夜行队伍中,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取下青面獠牙的鬼面具,笑容憨态可掬,露出一颗小虎牙:“老爷们好,今夜上元节,这是咱们汝阳特有的习俗,名叫‘散百病’,意为祛除疾病灾难,祈求健康平安。”

“听闻驿站有富户的送亲队伍下榻,小的们穷苦,特来讨个赏钱!”少年毕恭毕敬的走上前,将手中面具翻过来,求打赏。

文家的人初来乍到,汝阳县有没有这个习俗不知道,但他们确实被吓到了,好在不是什么大麻烦,就是个民间跳大戏的队伍。

为首的中年男人神色不耐烦从袖兜里取出几锭银子,打发道:“赶紧走!赶紧走!”

少年连连鞠躬感谢,与百鬼夜行的队伍退出庭院。

众人刚松一口气,提灯侍女忙不迭地跑出去,嘴里喊道:“管家!不好啦!大小姐不见啦!”

“遭了,是调虎离山之计!”

管家猛然反应过来,派一拨人追出驿站,剩下的人则随他一起上楼。

厢房内,程婵衣推开窗户一角,将关于驿馆情况的消息绑在袖箭的箭矢上,传递给埋伏在附近的朱衣卫,青衫侍女站在桌案旁,怯怯地看着她,不敢有多余动作。

做完这件事,屋外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微乱的脚步声。

程婵衣眸光一凝,合上窗户。

就在来人快推门而入时——

“管家,发生何事了?” 柔和清透的嗓音,及时阻止了这群人进门的动作。

青衫侍女明显惊愕,这贼人居然还会模仿大小姐的声音!

门外的管家听到文棠儿的声音,原本悬着的心,稍稍落下,“大小姐,你方才去哪儿了,侍女说见不到你人。”

“劳您挂心,方才我觉得房间里闷得慌,就出去走了走,不知凝玉她们在找我。”

怕门外的人不信,程婵衣递了个威胁的眼神给凝玉。

“小姐刚才是去了后院,奴婢一时没看到人,惊慌之下,才让珠儿去通报。”逼不得已,凝玉只能顺从。

管家剜了旁边的珠儿一眼,似在怪罪她们不搞清楚情况就上报,深更半夜害得一群人提心吊胆。

夜已深了,门外的人或是回房休息,或是回岗位值守。

屋内二人大眼瞪小眼

程婵衣忽视掉凝玉探究的目光,摘下鬼面具,露出底下绝美的容颜。

凝玉震惊,自家大小姐的容貌已是淮南郡名门闺秀中的翘楚,可眼前的刺客,却比大小姐还要美上几分。

“姑娘,我家小姐在哪儿?”

程婵衣坐到床榻上,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她,语调散漫:“我也想知道你家小姐在哪儿,她若不死,我假扮她就多一分危险。”

沉默片刻

“姑娘冒充我家小姐,难道是为了名利?”

名利?

程婵衣不屑一笑,语气多了几分嘲弄:“你难道不该感谢我冒充文棠儿吗,弄丢太子妃,可是诛文氏九族的罪。”

“胡扯!”冒充太子妃,才是诛九族的罪!

程婵衣掀眸,直勾勾注视着她,眼底幽若寒潭:“你最好祈祷我能顺利嫁入东宫,否则不仅是你,文家一个也别想活!”

“……”凝玉并不认为她在夸大其词,此人实在危险,大小姐又下落不明,不如先配合她,再找机会搬救兵。

“赶紧睡了吧,明日还有戏要演呢。”

次日,晨光熹微

文家送亲队伍在喜庆的敲锣打鼓声中,朝洛阳城进发。

沿途行人无不驻足观摩,猜测是谁家嫁女,竟有这般大的阵仗。

巍峨的洛阳城墙下,翠盖朱缨的轿辇,衣着华丽的侍女,以及象征天家威仪的黄幡。皇后派来接亲的提督太监李公公与礼部柳侍郎,已在此恭候多时。

文家喜轿在众人注视中停下

李公公弥勒一样的笑脸上,带着讨好与奉承,清了清嗓子,朝喜轿鞠躬:“奴才李通海,参见文小姐!”

浩荡的队伍,统一的唱喏声,吸引了无数目光。

凝玉搀扶穿着凤冠霞帔,头顶红盖头的程婵衣下轿

“文小姐长途跋涉辛苦,可否需要在洛阳城中停留半日,稍作休整?”柳侍郎问。

程婵衣福身回礼,仪态端庄,“劳诸位久等,我一路上坐轿撵不觉辛苦,婚嫁吉时已定,还是赶路要紧。”

“既如此,就请文小姐上轿吧。”李公公笑容可掬,侧身恭请。

文家将新娘交给迎亲队伍,此行任务就算完成了。除了陪嫁侍女凝玉,其余人皆启程返回淮南郡。

出了洛阳城,暮色深深,迎亲队伍在就近的驿馆下榻

驿馆附近种满了茉莉花,夏夜微风将白色花瓣吹入厢房中,程婵衣褪下一身累赘,对坐铜镜前卸妆。

一抹黑影飞身从窗户进入,少年倚靠在梳妆桌边,抱臂静静看着她卸妆。

少顷,才道:“文棠儿的行踪已查明,姐姐猜她在哪儿?”

程婵衣眼底没有半分波澜,“不管在哪儿,把人处置妥当,别耽误正事。”

玄衣少年露出一颗小虎牙,笑容乖戾:“我看姐姐是猜不出来吧~”

“都说淮南郡的文大小姐明丽端庄,貌婉心娴,竟会在成亲的路上与外男私奔!”语气带着些许兴奋。

程婵衣长睫轻闪,擦脸的手一顿,“这位文大小姐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连太子的婚都敢逃,被查出来,可是要牵连九族的。”

“拿住她了?”

玄衣少年轻扯嘴角,“这么快拿住有何意思,等她与情郎自认为逃脱之时再出手,岂不让她更绝望?!”

“阿风”

程婵衣眉头一皱:“切勿狂妄自大。”

被训后,卫风收敛神色,“姐姐,组织让我来告诉你,长安潜伏已久的暗线,也在迎亲队伍之中,等入京后,会辅助你行动,不过你的身份并未透露给她,只当你是普通朱衣众。”

“可有说她在迎亲队伍中是何身份?”

卫风摇了摇头,“她会用朱衣卫的对接暗号,与你联系的。”

说罢,门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紧接着,房门被敲响。

“文小姐,柳大人有请,劳您到楼下大堂一趟。”

屋内二人沉默对视

这个时辰请她下去,恐怕没那么简单

程婵衣给卫风递了个眼神,示意他见机行事。

楼下大堂灯火通明,除了柳侍郎,李公公等人也在。众人神色肃穆,见到程婵衣,也没了白日里的恭敬姿态。

“不知柳大人深夜叫我下来,是有何事?”

柳侍郎眸光犀利,突然,朝候在门外的侍卫高声下令:“拿下!”

一群侍卫们鱼贯而入,将程婵衣团团围住

明晃晃的长刀齐齐对准程婵衣,气氛剑拔弩张。

“这是何意?”

被包围的程婵衣没有任何要反击的动作,面色淡然,看起来丝毫未将眼前的危险放在心上。

柳侍郎冷哼一声:“大胆贼子,胆敢冒充文小姐,说!是何人指使你这么做的!”

“冒充?”程婵衣眉心微动,定定地注视着柳侍郎,不卑不亢道:“不知是何人造谣,竟让柳大人罔顾事实真相,要抓我问罪!”

“贼子还敢狡辩!”柳侍郎横眉竖目,朝一旁的侍女递了个手势,“去请真正的文小姐进来!”

真正的文小姐……

程婵衣双眸微眯,广袖下双拳紧握

定是卫风那边疏忽,出了差错!

过了半晌,文棠儿在凝玉的陪伴下进入大堂。

四目相对,程婵衣依旧气定神闲,“不知此女有何证据能证明她的身份?”

文棠儿从袖兜中拿出一枚天家龙纹玉佩,“此乃定亲信物,李公公已验过真假,岂会冤枉了你!”

呵……

一块玉佩罢了

程婵衣不仅不认,还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态,“难怪我整日找不到玉佩,原来是被人给偷了!”

文棠儿看她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气急道:“胡言乱语!这玉佩从始至终都在我身上,况且还有文家侍女为证。”

凝玉神情惶恐,朝柳侍郎跪下请罪:“大人明察!在汝阳驿站时,是此女威胁奴婢,强迫奴婢配合她的,奴婢只是暂时服从……”

人证物证都有,局势显然对程婵衣不利

在窗外窥听的卫风捏了一把冷汗,都怪他没有及时拿住文棠儿,竟让人钻了空子逃回来。

柳侍郎捋了捋胡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指着程婵衣厉声喝道:“你还有何可言!”

程婵衣面不改色:“当然有!”

众人俱是一惊,都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想狡辩?!

程婵衣看向文棠儿,正色道:“你口口声声说我冒充,可我是文家人亲送到洛阳城的,而你呢,拿着一枚玉佩和一个卖主求荣的奴婢,就想颠倒是非黑白了?”

...


去微信阅读【二嫁东宫,娇软太子妃是细作】更多章节...

    1. 穿越重生小说

      九天中文网穿越重生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大全,打造穿越重生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重生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古代言情小说

      九天中文网古代言情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大全,打造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古代言情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现代言情小说

      九天中文网现代言情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大全,打造现代言情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现代言情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霸道总裁小说

      九天中文网霸道总裁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大全,打造霸道总裁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霸道总裁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其他小说小说

      九天中文网其他小说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其他小说小说大全,打造其他小说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其他小说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