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何不同舟渡南衣谢却山
何不同舟渡南衣谢却山全文免费试读

何不同舟渡南衣谢却山

主角:南衣 谢却山

【权谋 朝政 无穿越无重生】 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草民,天下大乱后,却也一样颠沛流离,四处逃窜。 为了活命,她偷了一个男人的文银,不慎被抓住,她张牙舞爪,拼命想逃,如此模样激起了男人兴趣,决定和她玩一玩。 他:“一炷香的时间,你能成功逃出我的手心,我便饶你一命。” 那天,她跑了很久很久。 后来,她躲进世家之中,做了少爷新婚妻子,却在婚后,出现在那...

...
点击:1232千次 状态:连载中 来源:苏木读物 时间:2024-06-04 18:20:17
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 推荐本书 微信阅读全文

微信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何不同舟渡南衣谢却山微信阅读

/static/sumu.jpg

《何不同舟渡南衣谢却山》精彩预读

几日后,谢衡再出殡。几乎大半个沥都府的百姓都来相送这位宽厚仁心的谢氏嫡长子。

送葬队伍从望雪坞蜿蜒到城门口,漫天飘扬的纸钱犹如一场声势浩大的雪。

这个冬日狡猾地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将寒冷送到人的心底,没有人能在这场大雪里望到尽头。

南衣被夹在队伍的中间,四面八方都有能堵着她的人,她无处可逃。

谢却山独自走在队伍外围,无人愿意跟他同行。走着走着,队形就散了,他不动声色地行至南衣身边。

“怎么还乖乖留在这里,不是要逃跑吗?”

他的声音不响,只有她能听到。

南衣抬眼看谢却山,连日的守灵让她脸上有了几分憔悴,但并没有颓丧之色。

“不是大人你说的吗?逃跑没有用。”

“你这会倒是听话。”

“既然跑不掉,我想我得死在您面前才是,不然不是让您无趣了吗?”南衣的表情很是乖巧,语气却有些阴阳怪气。

说完,南衣加快了脚步,甩开谢却山。

谢却山看着她的背影,勾唇淡淡一笑——她可不像是准备赴死的样子。

送葬队伍刚出了城,鹘沙便带着一队岐兵紧紧地跟上了。

亏了知府的倒戈,岐兵如今在沥都府出入自由,占据了极大的主动权。

尽管没有收到任何情报,但他还是多留了个心眼。所有人多混杂的场合,都有可能成为混淆眼球的接应之地。

——

陵墓在虎跪山的风水宝地里,众人在一路的哀乐中攀登山路,行至谢氏祖坟前。

漫长的仪式开始了,起,跪,拜,颂,繁文缛节多到几乎让人麻木,然后灵柩终于下土了,紧接着众人识趣地让出一条路,一杯毒酒送到了南衣面前。

司仪官唱道:“潞阳谢秦氏,生而莹慧,容仪修洁,性忠贞,与夫君谢氏衡再伉俪情深,至于义理大处明辨确守,愿与夫共赴黄泉,来世再结夫妻缘,其苦心血忱,神祇可质,金石可透也。”

文绉绉的话南衣并不能听懂,但大概也知道,无非是先把她夸一番,再让她乖乖送死。

南衣感觉到人群中投来无数同情的眼光,但那些沉默的眼光背后,还意味着大家都认为应该如此。她握紧了袖中的匕首。

几日前,她没有选择逃跑,就是要在此刻赌一把。但她也并没有那么笃定,人在面对碾压式的力量之下,偶尔也会心生“好麻烦,不如死了”的倦怠。

“少夫人,请与大公子共赴黄泉。”

见南衣迟迟没有接过毒酒杯,女使低声提醒南衣。

女使的话一下子把南衣拉回了现实,南衣讷讷地接过酒杯,看着杯中那方小小的水面,水面上映出她的眼。她就是那池中鱼。

“我尚有遗愿未了。”南衣缓缓抬头,一字一顿地朗声说。

但不等人问她,她便忽然抽出了藏在袖中的匕首,将毒酒全都淋在了白刃上。她发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掷,无瑕的白玉杯碎了一地。

“少夫人!你要做什么?”

南衣晃着匕首吓退想要制止她的人,世家之中连女使们都是娇生惯养的,哪见过什么亡命之徒啊,不敢迎着白刃向前,尖叫着躲开了。

得了一个空隙,南衣直接朝谢却山冲了过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挟持谢却山。

众人对南衣的路径毫无防备,更无人下意识要护着谢却山。岐兵远远跟在送葬队伍后面,也根本来不及赶到这里。

谢却山杖伤未愈,行动缓慢,这一下天时地利人和,竟让南衣把匕首架到了谢却山的脖子上。

南衣喘着气高喊着:“是谢却山这个乱臣贼子气死了我的夫君,我要为我夫君报仇!”

谢家众人都惊呆了,送葬队伍中还有许多自愿来相送的百姓,他们并不知道南衣要为谢衡再殉葬,只听到这么一句慷慨激昂的话,众人对岐人、对叛徒的愤怒立刻被点燃了,人群之中像是炸了锅似的沸腾起来。

“忠烈之女啊!”

“杀了谢却山!”

“杀了叛徒为谢大公子报仇!”

谢却山淡然地垂眸,看到南衣是费力地踮着脚,才能将匕首横在他的脖颈,竟不合时宜地觉得滑稽,嘴角浮起一个转瞬即逝的笑意。

鹘沙很快便领着岐兵围了上来。但毕竟我多敌寡,百姓们挡着岐兵,鹘沙又不好大开杀戒,一时竟也受了掣肘。

“让开!这是我们大岐的使者!”

但他越强调大岐,百姓们就越愤怒。

知府黄延坤也带着人围上来了,他像个跳梁小丑,急得团团转,着急地劝说南衣。

“别冲动别冲动!杀了大岐使者,大岐必定会对沥都府开战,你有什么要求,都好说!”

趁着知府劝说南衣的功夫,鹘沙挽弓搭剑,对准了南衣。

南衣看到了那支箭头,她还要再添一把火。

“夫君!妾这就来陪你了!”南衣猛地抬手,作势要将匕首刺入谢却山的脖颈,这时那支箭已经破空而来,谢却山忽然一侧身子,带着南衣一起偏了偏,箭头擦着南衣的手臂而过,生生钉入后面的岩石之中。

南衣受了伤,匕首脱手而出。岐兵立刻一拥而上将她制伏,四面八方的剑刃将她困住。

鹘沙走到谢却山身边,见他无恙,松了一口气。

他嫌恶地看了眼南衣,她披麻戴孝,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加上当日小乞丐般的样貌只是匆匆一见,与此刻相去甚多,鹘沙并没有认出她,转身询问谢却山:“却山公子,此女子,你想如何处置?”

人群窃窃私语起来,但惧于岐人的刀枪,无人敢做那个出头鸟。唯有谢铸拨开人群,从谢氏族人中站了出来,挡在南衣身前。

南衣抬眼,望到了儒士的那角素白衣袍,在凛冽寒风中如松柏般伫立。

谢铸像是定海神针,只消在那一站,人群便安静了下来。连南衣都有了某种莫名的安心,虽然她不认识谢铸,但她觉得,他说的话一定代表着公道和人心。

谢铸注视着谢却山,不卑不亢:“谢却山,这是我谢家的妇人,轮不到你来处置。”

谢却山回视自己的三叔:“三叔,她冒犯的是我,我杀她不得吗?”

黄延坤在其中紧张地打圆场:“诸位诸位,今日是谢大公子的葬礼,大家都抱着送他一程的心来,不宜起冲突,其中一定有误会,解释开便好了嘛!”

黄延坤走到谢却山身边,压低了声音劝道:“却山公子,民愤已起,若你坚持要杀谢大公子的孀妇,这不就是坐实了你气死大公子的嫌疑吗?为了日后您能在沥都府和谢家行事便宜,今天无论如何,她都得活着。”

谢却山皱眉,做出一副不满之色。

跪在地上的南衣低着头,等待最后关于她的审判。

她在拿自己的性命做一场豪赌,赌自己能把谢却山置于进退两难的地步之中。此刻的她已经不是那个生死如草芥的小乞丐了,而是代表着世家的气节,站在忠义的高点,他若想留在谢家和沥都府,就不能把事情做绝,将她杀害。

而若是谢却山都允许南衣活着,那谢家更没有道理让自己死了,否则会显得比岐人还要不近人情,世家更要面子。

“罢了,”谢却山妥协了,“秦氏是个烈女,对我兄长用情至深,因而对我有些误会。我不会计较,就让此女继续为我兄长守寡吧。”

判词落定,刀下留人。

瞬间,南衣整个都垮了下来。

她已经押上了全部,甚至没有为自己留一丝劫后余生站起来的力气。她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谢家的,只依稀记得,整个送葬队伍沸反盈天,混乱的程度似乎有些超出了她的想象。

那时她被女使们扶起来送到轿子里,余光瞥到谢却山好像对她笑了一下。那个笑是什么意思?还是她看错了?

许多模糊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她也没有心思细想。她脑中只充斥着一个巨大而混乱的念头——

总算活下来了。...


去微信阅读【何不同舟渡南衣谢却山】更多章节...

    1. 穿越重生小说

      九天中文网穿越重生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大全,打造穿越重生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重生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古代言情小说

      九天中文网古代言情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大全,打造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古代言情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现代言情小说

      九天中文网现代言情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大全,打造现代言情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现代言情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霸道总裁小说

      九天中文网霸道总裁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大全,打造霸道总裁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霸道总裁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

    1. 其他小说小说

      九天中文网其他小说小说分类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其他小说小说大全,打造其他小说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其他小说小说阅读,就上九天中文网。